• 2009-04-12

    摇滚你我他还有你大爷。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eymy-logs/37774007.html

    摇滚乐曾经是一个城市里最真实的声音,他揭开城市的伤疤,然后塞给我们一片止痛药。摇滚乐伴随着我们生存的世界,从卡斯特罗和切.格瓦拉接管古巴,到32万年轻人在华盛顿反越战示威;从民主德国加入联邦德国,到今天奥巴马的演说,总有一些诗歌一样的声音为苍白的工业时代指引方向。

    1986年,中国出了个崔健,当时的社会接纳摇滚乐颇有“打开大门迎闯王”的意思,后来种种迹象证实,那个来自挽起的裤管震撼大于音乐本身。20世纪末,电脑连上线,十年之内,人人玩转地球,工业时代结束。后来,摇滚乐走失了主人,直至时尚批量“救赎”,人人可以插上一腿,嫁接方式各异,万物“摇滚”。去年,当红台湾ABC喝问一句“摇滚怎么了”,一语多关。

    我没想到CCTV也会演上几分钟的Beatles视频,给自己撑撑门面,如果是十六岁,我一定会洋溢出兴奋的幸福感。现在,没感觉,麻木了,至少上了电视就更不看了。在岩松斯基的眼里,摇滚乐是需要扶持的年轻人文化,我可以想象到一个大肚子的政客和一个朋克相互搀扶,从酒局走出,顺便呕吐,并做欢笑,感动地对望。

    摇滚乐就是年轻人的事儿了,其实,摇滚乐成了一个标签,有他的社会属性,有他自己的文化优越感。小结:贴了摇滚标签的都好卖,带摇滚文化的都潮流。

    “迄今为止,在这个地方,谎言一直是真理,然而今天,就连谎言也不再真实了。--凯尔泰斯 依姆莱”

    大概可以这么理解:有个骗局,把人摇滚了,后来大伙纷纷晕了,然后有些人骂着街跳出来,再后来他们都不愿意提这些事了。留下了固执的文艺追随者,深信自己可以用幻想改变世界。

    放谁的照片都不合适,放个多功能吉他吧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